<

第248章 老苗发威

更新:盛气之少年高手 源站:笔趣乐

    第248章老苗发威

    两人三转两转,经过一处水月洞天,进了一座私塾不像私塾,学院不像学院的奇巧院子,此处是须弥阵的一处关节,正是童子们朗读隐世版《三字经》的所在。

    百晓生的童年就是在这里度过,如今回首当年,自是一番滋味在心头。

    记忆大多很美好,只是一看到那片熟悉无比的有些跳跃的小水塘,他就感觉有点恶心和头晕,急忙转过脸去看其他地方。

    “师父,学校的设备都更新了?”百晓生问道,这里的硬件设备和他记忆中的相差甚大。

    “一半是这几年陆续更新的,一半是上个月更新的,晓生,这块黑板,你能看出什么来?”一间普通教室中,司徒万机指着一块黑板问道。

    百晓生一看,非常普通的墨绿色黑板,敲了敲,材质是玻璃的,也很普通,只是司徒万机这么问,显然另有玄机。

    “单反玻璃?”百晓生摇了摇头,这是学校,不是审讯室,夫子们也没有偷窥癖,用不着这东西。

    想了一会儿猜不出是什么,百晓生突然想起那件特别的通讯器了,脑子一闪说道:“是显示屏?”

    “虽不中亦不远矣,这套黑板系统的全称叫做‘苍天之下’,通讯器就是其中一个子系统,俗世和隐世表面的一切,你想看哪里就能看哪里,旅游导航、地形测量、寻矿挖矿、精细农业、视频教学之类都是小意思,比北斗系统还要牛逼。”司徒万机老神在在的说道。

    百晓生问道:“这套系统花了多少钱?”

    司徒万机说道:“系统奉送,安装免费,就是月租费太贵,每一百套大型终端竟然要一千两黄金,合华夏币一点五个亿,乖乖隆地洞,韭菜炒大葱,这是赤果果的抢钱啊。为师跟他们说,你们诚心推广的,先试用一年再说,到时候再谈价格,要不你们全都拿回去。”

    百晓生问道:“他们答应了?”

    司徒万机说道:“不答应还能怎么的,现在神机门一百多镇子,一共三百套大型终端,三千套中小型终端,全部免费试用一年,另外五万套迷你型终端还在洽谈之中。”

    百晓生说道:“等我们用惯了,离不开了,他们就可以坐地收钱了,这和俗世的视窗系统一个德行。”

    司徒万机说道:“能白用当然要用了,现在付费多不划算,一年之后价格肯定有的谈。现在就让你体验一番。”

    说着,老司徒又按了一下刚才的遥控器,看来,他这把是万能遥控器,任何系统都能使用。

    “晓生,看到没有,上午出传送阵唠嗑的你,坐在马车上抠鼻屎和脚丫子的你,跟西市豆腐店老板娘搭讪的你……”

    老司徒笑着,直接启动终极权限,把今天百晓生几次重要的活动全给抖搂出来,这可不是北斗绿级青级那样的垂直投影,而是前后左右各处小屏幕画中画,看的清清楚楚真真切切,看的百晓生浑身不舒服。

    当初茶室中被老许头找到,他就很不舒服,今天就更不舒服了,高科技就是世上最操蛋的东西,什么隐私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但是,这又有什么办法呢?苍天之下皆蝼蚁!哪怕是滑不溜手的百晓生。

    “师父,别盯着我了,看看俗世吧,就看豫师大。”百晓生希望转移一下目标,被人盯着的滋味很不好受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就看豫师大,就看豫师大……”老司徒把百晓生好好晒了一遍,过足了瘾,这才恋恋不舍的调换频道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人?靠,两百多,全是老怪物,这是要干嘛?”

    镜头切换到豫师大,正巧赶上一大帮子老怪物从小礼堂出来,正好被“苍天之下”系统抓个正着。

    “苗广博,八段巅峰,小角色而已,竟然要挑战九段中期?一般来说绝对撑不过三招,过程也会很无趣,难道还有我不知道的?”从一些老怪物的私语中,老司徒知道了个大概。

    “嗯,神识武技?不是早失传了么?这苗老头竟然会用?竟然已经研究了三十多年?”司徒万机突然产生了兴趣,神识武技他听说过,但是怎么练他不知道,威力也只从书上偶尔见到过,今天倒是不妨瞧瞧热闹。

    “许平生也在,他是做裁判么?莫非这老小子也会?或许要重新评估他的实力了。”司徒万机看到最后出来的老许头,两人只是见过几次面,有些小合作,所以交情不算很深,但也不算很陌生。

    司徒万机的一个至交好友,和老许头的关系非常铁,但偏偏他们俩,怎么都铁不起来,所以交情这种东西,还是看缘分的。

    这群老怪物,呼呼啦啦全都涌到天心山去了,一片开阔地前,苗广博和另一个九段中期摆开了阵势,百米之外才是吃瓜怪物安全观看的地方。

    那里,除了魏晨曦这个七段后期,还有锦标赛组委会的几个六七段,其他全都是八段以上的老怪物,假如是普通的吃瓜群众,这个观看范围至少要延伸到千米之外,才能保证足够的安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老沙,准备好没?”苗广博不丁不八地站在一块大石之上,对着沙秦川问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笑话,我九段中期对付你八段巅峰,要准备什么?”沙秦川不遗余力的奚落老苗这个“八段巅峰”,九段高手果然都是高傲的,同时也是逗比的。

    老苗在老公羊那里都听了几十年的“奚落”了,所以早就免疫了。

    “老沙,我劝你啊,最好还是你先动手。不是老苗我吹牛,一旦我先出手,只怕你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了。”苗广博说道,他是真的有把握,特别是昨晚之后,他又大有进益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老苗,这是我今年听到的最好听的冷笑话,诸位,你们说是不是啊?”沙秦川哈哈大笑,场下那些和老苗不对付的老怪物也是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“呵呵,既然如此,那老苗我就不客气了。”老苗也算仁至义尽,总有人喜欢扮演“好良言难劝该死的鬼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晓生,这俩人你熟悉么?”屏幕这头,司徒万机问道。

    “都是学院派,我和他们的学生有一些生意上的往来,还算比较熟悉。”百晓生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觉得谁能赢?”司徒万机问道。

    “学院派老怪物平时不怎么动手打架,一般来说谁高谁低真不是太清楚。不过,苗广博和九段后期公羊士私下斗了几十年,别人可能不知底细,我倒是比较清楚,他和公羊士能够正面硬抗上百回合,遇到九段中期还是有赢面的,我估计八十招之内,苗广博能赢。”百晓生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,这就是神识武技的越级挑战作用么?”司徒万机若有所思,他越发的感兴趣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老沙,我第一招攻击你手少阴心经的支脉,另外最多打你脾经和肺经,我估计就差不多了。”老苗再一次仁至义尽,其实在他心里,第一招管够,其他两处都是多余。

    “老苗,就别卖弄你那张嘴了,行不行的,一动手不就清楚了。”沙秦川以为老苗使诈,哪怕他是学院派,但是战斗时刻一样不会掉以轻心,轻视对手都是战略上的,战术上绝对是细致谨慎和专注。

    “那年岁月!”

    老苗率先出手,这是蓄谋已久的一拳,在老公羊身上只成功过一次,却在其他人身上成功过无数次。

    老苗精心研究了几十年,他能确信,只要是结过婚洞过房的,不管男人女人,这绝对是“最温柔”“最回忆”“最销魂”但又是“最致命”的打击。沙秦川的现任老婆已是第三任,那么这一招对他肯定有效,绝对不存在万一之说。

    尽管老苗不知道老公羊和那些人都在想啥,或许就是那种事吧,但这又怎么样呢?好使就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这不是传说中拳拳劈空的劈空拳么?这能叫神识武技?”

    老怪物们看到老苗攻击的轨迹,的确是朝着沙秦川的手少阴心经而去,但是那点真气实在是稀疏得可怜。

    后天高手所谓的真气不能外放,不是真的不能,零零星星的外放还是可以,但是还不如一个武者一级的一拳,老苗的真气外放就是这种情况,这又有什么用呢?

    昨天的简丛林虽然也是这么点真气,魏晨曦甚至没有丝毫真气,但是散发出的气势绝对恐怖,哪怕是隔着屏幕观看。

    可是,眼前的老苗一点都不恐怖,怎么看这一招都是软绵绵的,似乎有点那什么的意思,有几个自诩为情圣的老怪物刹那间都有点想入非非……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沙秦川看着老苗弱弱的真气过来,不断的冷笑,就这也能算“神识武技”?

    可是——

    第二个“呵”字还没出口,沙秦川嗓子里猛然冒出几个囫囵音“¥……”,谁都听不出是什么意思,却是那么的似曾相识,令人……嗯,少儿不宜。

    总之——沙秦川满脸绯红,两眼都不知道往哪里瞧好,更想找一个地洞立刻钻进去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老沙的境界直接大幅度的掉落,跌到了“六段巅峰!”

    “降段了!”

    所有的老怪物都瞧见了,货真价实的降段,这一刻真是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“七段后期,一招解决你。”

    老苗知道,这个“六段巅峰”只是假象,沙秦川此刻真实功力差不多就是“七段后期”,而且眨眼之间就会完全恢复。

    老苗早就不是二十多年前,那个刚赢完“汤姆猫”,就兴冲冲跑去找老公羊,最后把握不住战机的逗比老青年了,此刻的他把握机会的能力绝对是超一流的。

    “千里清秋!”

    虽然随便一招就能制敌,但是为了初战必胜,老苗还是用了本门镇派武技《玄明无尘》中的一招大招,数十道真气把老沙上下左右锁得没有一丝空隙。

    沙秦川毫不躲闪,顿时跌倒在地。

    老——沙——完——败!

    很多老怪物感觉不可思议,哪怕“六段巅峰”对抗不了八段巅峰,也完全能够躲闪一二,老沙的轻功可不是盖的。

    呵呵,你们上场试试,看看能不能躲闪?

    其实,与其说沙秦川能不能躲闪,倒不如说他想不想躲闪。

    因为,正是刚才那一刻,老沙脑海中隐隐约约、朦朦胧胧,想起了和第一任妻子新婚燕尔的那一瞬间。

    啊……那是如此清纯、如此温婉、如此美丽、如此略带奔放和荡漾……真是太美好了,远比现在的第三任母老虎一般的夜叉级霸王老婆温柔多了_

    人生如此,美妙如斯,又何必躲躲闪闪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