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
第1章 海难

更新:欲望恶魔岛杨敏秦沐恩 源站:笔趣乐

        秦沐恩漂浮在海面上,身体随着海浪时高时低,仿佛在荡秋千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,他既口渴,又头晕,他一手扶着木板,一手在用力的划着水。

        转头看向木板另一边的杨敏,她脸色惨白得吓人,眼帘低垂,好像随时可能昏迷不醒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关切地问道:“杨敏,你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敏的情况比秦沐恩糟糕得多,体力消耗严重,头脑越来越昏沉,人已经处于昏迷边缘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有气无力地颤声说道:“秦沐恩,我可能支持不下去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秦沐恩大声说道:“再坚持一下!前面的陆地已经很近了,你看看!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敏向前方望了一眼,可惜,头昏眼花的她,眼前的一切都是模糊的,什么都看不清楚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已无力再划水,双手死死抓住木板的边缘,目光涣散,小脑袋一个劲的向海面下沉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两个人,扶着这么一小块残破的木板,在这片汪洋的大海上,已经整整漂流了一夜。

        秦沐恩和杨敏乘坐的邮轮——明珠号,在晚间的时候突然发生大爆炸,船体破裂,船身下沉。

        落水时,秦沐恩和杨敏恰巧碰到一起,他俩也正是靠着这块残破的木板,侥幸没有沉入大海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天色大亮的时候,让他二人兴奋的是,前方浮现出绿色,在大海上,只有陆地才有绿色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多小时过去,他们距离前方的绿色已越来越近,但剩余的体力也越来越微弱。

        秦沐恩还能坚持,但杨敏已达极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别睡着了!再坚持一下!”

        秦沐恩大声的鼓励杨敏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观察杨敏情况的时候,秦沐恩眼角余光瞥到后面有东西在晃动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回头往后观望,只见一块三角状的东西正从海面上快速游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是鲨鱼!那是鲨鱼鳍!“杨敏,快点划!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敏虚弱地抱怨道:“秦沐恩,我真的没力气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快点!”

        秦沐恩厉声说道,与此同时,他划水的手臂明显加快了动作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出他的异样,杨敏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话时,她顺着秦沐恩的视线往后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显露在海面上的鲨鱼鳍十分醒目,她一眼便看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杨敏脸色大变,下意识地瞪大眼睛,说道:“那是……有、有鲨鱼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快点!再快点!”

        秦沐恩没时间废话,使出吃奶的力气,不断的加快划水。

        知道有鲨鱼追过来,杨敏浑身的汗毛都竖立起来,头皮发麻,血液冰冷,她松开一只手,全力划水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便秦沐恩和杨敏已经使出全力,但鲨鱼与他二人的距离还是在不断拉近。

        急划了一会,虽说前方的陆地更近了,但杨敏已累到使不出一丝一毫的力气,甚至她在海面上都有些漂浮不住,两只手牢牢抓着木板的边缘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很清楚,现在对于秦沐恩而言,她就是个负担。

        杨敏哽咽着说道:“秦沐恩,你别丢下我!救救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秦沐恩急声说道:“我没有要扔下你,你再坚持一下!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敏呜呜地哭了起来,说道:“我没力气了……”就这么一会的工夫,浮现在海面上的鲨鱼鳍,距离他两人已不足十米远。

        秦沐恩明白,想要摆脱这头鲨鱼,已经没有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心思急转,猛的把木板从杨敏手中抽出,高高举起。

        失去木板做依托,杨敏惊呼了一声,身子直直地向海面下沉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的眼中,又是惊恐,又是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和秦沐恩是同学,G市中医大大三的学生,这次学校组织到夏威夷游学旅行,总共有一百多人参加,他俩皆在其中。

        秦沐恩是插班生,大三的时候才转入班级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学校里,杨敏和秦沐恩的关系并不熟,但两人毕竟是同学,杨敏想不到,在生死关头,秦沐恩会这样害自己,拿自己去挡鲨鱼。

        眼瞅着杨敏已沉入大海,秦沐恩深吸口气,脑袋向下一低,也沉入到水面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瞪大眼睛,查看四周的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能清晰地看到,杨敏正在不断的下沉,双手双脚在不停的扑腾,嘴巴张开,似乎想要喊叫,但从她口中吐出的只有一连串的气泡。

        目光扫过杨敏,只见她的后方,正快速游过来一头鲨鱼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头鲨鱼,黑白相见,体型巨大,两只墨黑的眼睛,仿佛两个黑洞,满嘴的锯齿,锋利又尖锐,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    是虎鲨!秦沐恩立刻判断出鲨鱼的品种。

        虎鲨凶残,在鲨鱼种类当中,属于凶狠好斗的一个族群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头虎鲨是直奔杨敏而去,杨敏看到了,秦沐恩也看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虎鲨张开的鲨口,令人毛骨悚然的利齿,杨敏眼中满是绝望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别说她现在已经毫无力气,即便有力气,在虎鲨面前,她也毫无还手之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杨敏深感绝望的时候,秦沐恩突然做出个出人意料的举动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一只手高举着木板,让木板浮出海面,另只手放到嘴边,用牙齿咬开一个小口子。

        瞬时间,血液流出。

        鲨鱼对血液极为敏感,哪怕是一滴血落入海中,数公里之外的鲨鱼就能闻到气味。

        秦沐恩的血,立刻吸引了虎鲨的注意力,虎鲨放弃杨敏,径直地奔秦沐恩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虎鲨张着血盆大口,瞬间游到秦沐恩近前。

        秦沐恩反应极快,身子在水中横移,闪过虎鲨的攻击。

        当虎鲨要从他身边游过去时,秦沐恩将高举在海面上的木板,狠狠砸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木板的断口处朝下,狠狠砸在虎鲨的腮部。

        木板的断口也满是锯齿,锯齿刺穿虎鲨腮部的皮肉,顿时间,鲜血流淌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腮部是鲨鱼的要害,更确切的说,腮部是所有鱼类的要害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部位一旦遭受重创,那可是致命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虎鲨腮部受创,更激起她的凶狠。

        它先是游出一段距离,然后调转回头,以更快的速度向秦沐恩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秦沐恩双手拿着木板,使出浑身的力气一掰,木板从中间断裂成两半,秦沐恩紧握着相对较窄的木板,对准虎鲨的眼睛狠狠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木板尽头的锋芒,正中虎鲨的左眼,由于虎鲨前冲的速度太快,强大的惯性,让小半截木板都没入它的眼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对虎鲨最致命的一击,虎鲨身子在海中沸腾了几下,接着,画着一条条长长的红线,向海底下沉。

        秦沐恩来不及去查看它是死是活,他浮出水面,深吸口气,紧接着又再次下沉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快速游到杨敏近前,此时,后者已然处于半昏迷状态。

        秦沐恩的靠近,让她如同抓住救命稻草似的,紧紧抓住秦沐恩的衣服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环住杨敏的腰身,将自己的嘴唇贴在杨敏的唇上,用舌尖顶开她的牙齿,而后,将自己口中的氧气渡给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