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
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 会蠢到认不出永州

更新:我的师长冯天魁 源站:笔趣乐

        女儿抗战全面爆发前就送去大米粒坚读书,两年多没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国梁都没想过她会以这种方式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驾驶飞机参与这次空战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是李卿霞的撩机,说不担心,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才学开多久的飞机,对手是身经百战的鬼子飞行员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国梁昨夜做了个噩梦,今天整天都在胡思乱想,汽车坐在山路上还有些晕,下车都有些恍惚。

        开战以来,要轮伤亡比列最大的,就是天上长期以寡击众的飞行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宁愿天上开着飞机跟鬼子拼命的是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周小山看着秦国梁下车的时候,脸上有些发白。

        都没管李宗仁和龙云他们,直径向着秦国梁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山,我没事,谁家的儿女上战场,不牵挂都是不可能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心,没事,林霞的情报还用怀疑吗?咱们买的P40比鬼子这次来的飞机先进的多,对上鬼子这批飞机是有代差的,一揍一个准,秦照一定会凯旋归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信你问蒋逵嘛?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国梁忽然看见贺国光过来了,对着周小山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人家长者眼睛,蓄谋已久的一场空战,隐瞒肯定是瞒不住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两个在这里嘀咕什么呢?什么空战?”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贺国光竖起的耳朵非常好用。

        周小山对他咧着嘴巴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说的是防空作战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山,我去重庆当防空司令,是你推荐的,你不给我送点礼物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堂堂国军中将问我上校要礼物,索贿还这么嚣张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人穷志短,马瘦毛长,我这才知道,刘峙跑到贵阳觉得安全了,遥控指挥下属把重庆防空司令部的很多高射机枪都带到贵州去了,永州一个中型城市,防空机枪,防空机炮比陪都重庆还多,你觉得合适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贺主任多大的招牌,你开口,兵工署和刘峙还不得屁颠屁颠的把军械给你送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峙不知道的是那些枪械都是刘湘让李根固保卫重庆的,绝大部分是川军的资产,李根固留在重庆的人都盯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刚出了重庆城,就被周小山派出去的特务营一连给黑吃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都在到永州船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周小山最喜欢这种来路不明的东西,正琢磨着怎么怎么跟第一批物资一起,把这批枪械运往延安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才不管刘峙该怎么交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国家民族的抗战大计,不要拿来开玩笑,你跟孔部长都谈好了,提高出厂价格,让他们那个公司代理军械销售,重庆械修所什么时候复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这几天复产!兵工署扣押我们从西昌运出来的两批铜料,贺主任帮我转告他们,如果不还的话,我就在川南设卡。一斤铁,一斤铜也别想运到叙府!”

        贺国光头疼死,国民政府撤入四川,直属部门这帮人一点也不自重,尽招惹川军,给自己添乱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来不及说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宗仁和龙云到了永州城防司令部半山的防空洞里。

        问题就多了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里视线很好,望远镜里不仅可以看见66军留守处,也可以看见永州城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城南的部分工业区。

        让他们非常新奇的是,永州城,留守处,到处都是忙碌的士兵。

        也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手上拿着草帘和绿植,树枝,不停的覆盖在城市建筑和留守处大楼上。

        相反城外一个空旷的地方,临时搭建起了很多窝棚,仿佛要冒充一个小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山,国梁,这样鬼子能发现这是永州城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周小山和秦国梁被潘文华叫了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李长官对永州防空设施很好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道,这种准备上两次只是覆盖了留守处的小楼,我觉得可以推广一下,就派人去准备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城外那个故意布置的窝棚,是吸引鬼子轰炸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的,还准备了一些木质的汽车,马车,马上就拉出来了。其实哪里周围的小丘上都是防空阵地!集中了近百门高射机枪和机关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各是会想办法,这整法有点板扎,今天效果好,我回昆明也喊他们准备学一盘!!”

        龙云到永州觉得是大开眼界,经济,民政,几天参观下来,对尹昌衡佩服的五体投地,什么都想学川军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云南的民情复杂,少数民族众多,他有些吃不准该怎么学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时候,第二遍防空警报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电话同时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电报机也在跟观察哨密码确认,鬼子飞机已经飞跃秦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留给川军的准备时间不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邓锡候生怕川军飞机没有准备好。

        拉着周小山在一边,低声发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兰州联络好没有,她们起飞没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起飞了,我们到防空司令部的时候,她们就已经起飞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秦烈早就在防空司令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所有的工作,在蒋逵和楚天舒的主持下,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。

        在邓锡候的眼光注视下,周小山让林霞负责复核所有的学校,工厂,乡镇上报的准备进度,自己提起电话,一个个高射炮阵地询问弹药,人手准备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还没结束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三次防空警报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三长两短,船上的汽笛用来表示十万火急船员弃船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别说周小山,就是永州常驻的人也听懂了防空警报传递的信息,最多还有十五分钟,鬼子飞机就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抓紧时间核实完阵地的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周小山走到山洞边的观测口。

        气氛骤然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沉寂的永州城上空,已经可以听见鬼子机群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刚入秋的天气黑的比较晚,鬼子飞机已经到了万里无云的永州上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似乎有些迷惑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地方跟照片,印象中的永州地面区别很大。

        几架飞机下降了高度。

        开始围着永州城附近转悠起来,似乎是要确认永州的地形。

        邓锡候问秦国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什么时候开火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防空警报响起就是命令,如果警报失灵,司令部有信号枪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山,能不能骗过鬼子,要是鬼子觉得跑错了,飞去了重庆,这个时间正是万家生火做饭的时候,重庆民众可要倒大霉!”

        贺国光担忧的语言一出来,紧张的防空指挥部顿时哄堂大笑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宗仁,龙云都忍不住回头看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莲花湖那么一个明显的坐标,虽然在湖面也扔了很多编制的草席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周围的山势很有特点。

        周小山可不认为鬼子会蠢到认不出永州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就在周小山他们临时搭建的窝棚附近,鬼子扔下了第一颗炸弹。

        特娘的,硫磺弹。

        黄色的烟尘随着爆炸声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指挥部的笑声变成了骂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