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
第三章 掌天瓶

更新:在遮天玩穿越 源站:笔趣乐

        两人互相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历飞雨神色坚定地道:“承蒙前辈厚爱,飞雨愿意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少年,心智远超其他同龄人,虽然不知道眼前这个人是何人,带他走为何!

        但他知道,这也许是自己最大的机缘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自然看得出七玄门弟子眼中的炽热,也看得出那位郝长老眼中的惊讶。

        见那叫历飞雨的人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韩立也紧随道:“我也愿意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    南宫振点头,手一挥,便带上两人消失在山崖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这是神仙吗?”那些孩童少年,惊讶得张大了嘴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两少年,都很普通啊,怎么能让前辈亲自从后山出来,带入后山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,这两少年,以后得另眼相待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郝长老摸了摸胡须,他知道,今天这事,恐怕要震荡整个七玄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南宫振在那后山,一待就是十几年,未对任何人如此相待过。

        带走收徒这种事,更是让人想都不敢想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他看来,那两少年,应当是被南宫振看中,收做徒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七玄门后山,一座山谷中,种满了各种花草与药材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里风景如画,如同仙境,让人震惊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山谷的左侧是一大片散发着浓郁药香味的田院,院内种着许多韩立叫不上名字的药草,同而右侧有十几间大大小小连成一片的房屋。

        外围全身花草,落英缤纷,彩蝶飞舞,美轮美奂。

        往四周看了下,除了进来的入口,看起来再也没有其它通到外边的出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百草谷,除了我允许,外人都无法进来此地,你二人可愿做我记名弟子?”南宫振站在几间紧连着的房子前,看着惊神未定的两人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    历飞雨立马跪了下来,韩立见状,也回过神来,有样学样的跪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弟子愿意,拜见师父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以后你们两人便是我记名弟子了,现在去休息吧,明天我在与你们传道。”南宫振指了指两间房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师父!”

        南宫振回到最大那间屋内,没有在管两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韩师弟,看你年幼,这个师兄位置,便是我的了。”历飞雨看着瘦小幽黑的韩立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见过历师兄!”韩立也有模有样的拱手叫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我们能成师兄弟,都是缘分,以后我这个师兄,一定会照顾好你的!”历飞雨拍着韩立的肩膀大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后两人各自回屋,疲倦的睡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能成为七玄门的人,对于两人来说,是最好的结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起来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起来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阵隐隐约约似乎从天外边传来的叫声把韩立从酣睡中惊醒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睁眼一张脸紧紧的凑在眼前,韩立吃了一惊,把身子往后缩了缩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才看清这是他师兄历飞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快吃点东西吧,吃完饭要去见师父了。”历风雨把两个还冒着热气的馒头递给了韩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来的馒头?!”韩立接过两个馒头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山谷外宗门厨房领的。”历飞雨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师兄到是好精神!”韩立愣了一下,这么快就开始熟悉宗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饿了一天,韩立也不客气,很快就吃完两个馒头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与历飞雨来到南宫振居住的那间屋内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南宫振房内,四周墙壁边上,竖着一排排的书架,在书架上排满了密密麻麻的各类书籍。

        有阵法,有炼丹,有炼器,有修炼功法……等书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师父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师父!”

        南宫振躺在一张太师椅上,看着一卷书籍,见两人进来,缓缓的放下了手中书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两人,韩立有灵根,却不算好,勉强能修仙。

        飞雨没有灵根,资质一般,却也有决心和毅力,勉强能入我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南宫振缓缓说道,语气很随意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两人心中却很不是滋味,他们还以为,能被高人看中,应当资质绝佳才是,却没有想到是这样的结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韩立,我传你修仙之法,飞雨,你便走武道之路吧!”南宫振对两人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切听从师父的安排!”历飞雨很快就反应了过来,并没有气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枚玉符给你,里面有一套修行功法。”南宫振给了韩立一枚玉符。

        玉符内的修炼功法,是南宫振自己开创出来的,能修炼到元婴期。

        名字叫大庚剑诀,属于剑修功法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部修炼功法的特性,就是包容性强。

        后面的修炼之法,就要靠韩立自己去开创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南宫振朝历飞雨眉心一指,将不死魔功传给他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死魔功,乃是南宫振自天魔身上“道”来的,乃是独孤败天开创的功法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不是逆天级功法,但也足够强大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历飞雨身上有一股狠劲,原著中为了变强,敢服食药物来修炼,连命都可以放弃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部功法,给历飞雨,也算适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修炼之法传你们了,自行修炼,不明白的在来问我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后早上去七玄门学习读书写自识,下午照顾谷内的花草和药草,晚上自行修炼。

        行了,下去吧!”南宫振挥手,让两人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南宫振对于两人,完全放养。

        能否抓住机会,自行一飞冲天,就看他们自己的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可不是什么称职的师父,收两人为徒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是要借韩立的手找到掌天瓶,参悟掌天瓶内蕴含的法则。

        二是看一下,在他的干预下,历飞雨能走到那一步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仙界,南宫振没有兴趣参与到其中去,他现在要做的,就是不断参悟推演混沌神魔经后续修炼之法。

        利用各个世界的时间,来推演参悟自己的道与法,这才是南宫振的主要任务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他的,都是顺手而为之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后的日子里,韩立与历飞雨两人早上去山前七玄门跟随那些弟子读书习字。

        中午回到后山谷,照顾花草药材,晚上各自修炼。

        时间安排得很充沛,两人因为被南宫振收为记名弟子,倒是过的无忧无虑,也无人敢来打扰他们。

        时间在缓缓流逝,少年也在成长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年后,韩立独自行走在林中小路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哟”

        突然,韩立倒吸了一口凉气,嚎叫了一声,神情变的怪起来,紧接着几乎把嘴咧到了耳门子后面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神经反射般的把身子蹲了下来,用双手死死的按住了自己的右脚拇指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又痛的半躺在草丛上,这种突乎起来的剧痛,一下子就把韩立击倒了,他脸色有些发白,一股钻心般的疼痛不时时从脚拇指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经过一年的修炼,他也踏入练气一层境界,虽然缓慢,但也不在是凡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此刻却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,却钻心的疼。

        韩立觉得,看来自己似乎意外的踢到了树叶堆里的一块非常硬的石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过了老半天,韩立才缓过这股痛劲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把自己的脖子抬起,目光往脚下附近的树叶堆里四处扫视,想要找出造成自己受此大罪的罪魁祸首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后在地上扒拉老半天,才找到那个造成他光荣负伤的元凶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是一个有着细长颈的圆瓶状物品,瓶子表面沾满了泥土,完全变成了土灰色,看不出一点本来的色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什么个玩意?这么坚硬!”

        原本韩立以为这是一个小瓷瓶,但是拿到手中却发现份量不对,沉甸甸的,非常重。

        是金属制成的吧?

        难怪这东西个头不大,却把自己的脚撞的会如此疼痛,不过金属做成的瓶子倒是很少见到。

        韩立一阵胡乱猜测,对这个瓶子兴趣很浓,一时间忘记了自己脚疼之事。